2009年春节前,有人提出要结清工资回家,后被拒,躁动不安的气氛开始弥散。

韩一亮心有余悸,觉得“这里不能待了”,但“每天有人看着”,他不敢犯险。